什么是第一方预言机?我们为什么需要它?

第一方预言机

什么是第一方预言机?我们为什么需要它?

原文标题:Where are the first-party oracles?

字数:1128

作者:Burak Benligiray

在上周的“在区块链上获取 API”一期中,Saša 对第一方和第三方预言机进行了全面比较。我将在本周接任工作,并为一个衍生系列做准备:《Airnode:第一方预言机节点》。

第一方预言机是自从有了切片面包以来最棒的东西 (此处的"切片面包"是西方语言中的一种引喻,指那些使用极为方便和简单的事、物,和方法),但是它们在哪里?对于 API 提供者来说,只有启动自己的预言机节点来切断中间商并为链上数据消费者直接提供服务才有意义。当然,这样做似乎有足够的经济动机,而且数据消费者同样更愿意这样做。但是,这些 API 提供者在迈向第一方预言机的路上依然存在较大的障碍。

“大过滤器假设 (The Great Filter hypothesis)”假设提出了一种观点,我们之所以还没有遇到过外星生命的原因(见费米悖论 “the Fermi paradox”)是因为存在一个绝对的障碍,阻碍了文明(包括在地球上崛起的文明)实现星际殖民主义。该障碍的确切性质的范围可能从不可避免的核战争到由虚拟现实驱动的社会崩溃,但可以 (肯定) 确定的是外星生命绝对存在,而且以前没有任何文明能够克服它。那么,第一方预言机的大过滤器是什么?


我们的信誉

要真正理解实现第一方预言机的困难,你需要从以下几点着手:

  1. 在专业环境下运营预言机节点;
  2. 与 API 提供者讨论如何运营预言机节点。

图片来自 reputation.link 首页,2020–09–10

如果说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些,那是言过于轻了。我们使用 Chainlink 作为底层基础架构构建了 Honeycomb API Marketplace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个行业太多没有现有参考依据的的“先例”),同时运营6个 Chainlink 节点,不计算冗余 (4个 Honeycomb, 2个 Chainlink),并保持对 reputation.link 的最高响应度 (这意味着我们具有出色的检测和事件响应能力),直到我们决定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 API3 上,我们要求将我们从数据喂送中删除了。

目前 Honeycomb Marketplace 上的 API 可选项,我们没有任何财务补贴。

与 API 提供商对话是我们的强项,在我们为 Honeycomb API Marketplace 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通过预言机指导了大量的 API 提供商如何将他们的服务货币化,并在这一过程中了解了他们的大量需求和局限。在我们那一段工作周期的最后,我们把重点放在让 API 提供商运营他们自己的预言机上 (我们当时还没有称他们为第一方预言机),这让我们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为什么这是一个如此困难的问题。

乡村政治家,大卫 · 威尔基(亚伯拉罕 · 雷姆巴赫)。


交易破坏者名单

通过所有这些实战工作,我们能够列出一个当下预言机解决方案的特征列表,其中每一项都是 (可靠,且财务上可行的) 第一方预言机的交易破坏者。

1. 不稳定的预言机节点

没有人愿意使用一个不稳定的软件,对于第一方预言者来说尤其如此,因为不稳定的预言机节点需要具备两个条件:

  • 时刻关注事件通知
  • 具备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一个典型的 API 提供商无法承受这两种情况,这导致不稳定的预言机节点不是第一方预言机的选择。

2. 无法自我恢复的预言机节点

即使一个预言机节点很少发生故障,如果它自己不能从故障中恢复,并且需要用户干预,那么,节点不仅必须是稳定的,而且必须能够自行从错误或不利的网络条件下恢复,而不是永久丧失能力。

3. 模糊的配置建议

我们不能指望 API 提供商研究节点的技术架构、用例和找到最佳节点配置的实验 (托管节点及其数据库的位置、冗余程度、如何确定所有参数等)。“由你决定!” 有点偏离现实,应该写成 “你只能靠自己”。

4. 需要辅助软件执行的预言机节点

指望 API 提供者搞定他们需要使用的监控、 API 集成、节点部署/配置软件 (如果无法及时提供,甚至需要自行开发) 来提供生产级服务是不合理的。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必须包括在盒子里。

API 提供商通过加密货币获得的收益 /API 提供商通过法币获得的收益。

5. 用加密货币支付

使用加密货币支付很容易,但处理法律、合规和财务问题就不那么容易了。对于现实世界的企业来说,放弃潜在的加密货币收入太常见了,因为接受加密货币最终会让他们付出更多的成本。我想强调的是,这不是一个你可以通过自我教育解决的问题。如果 API 提供商没有现有的法律基础设施来从加密货币中产生收入,他们 (或者至少是那些遵纪守法的人,他们通常是你想与之合作的人) 不会接受加密货币,无论他们个人有多么热衷于加密货币。

6. 加密货币成本

现有的预言机解决方案由预言机节点运营商为节点的交易付费。这意味着节点运营商必须继续购买加密货币来支付这些费用。对于 99% 的现实世界企业来说,他们并未 (不打算) 对此做好准备,更不要说,当你认为这些预言机将在多个链条上服务,并且需要多种类型的加密货币时就更不用说了。

7. API 提供商的法律成本

与使用加密货币的作为收入或成本相比,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很难在不涉及反洗钱问题的情况下报告潜在的收益或损失,而避免参与是最明智的选择。不幸的是,即使是在白皮书上看起来很棒的,坚如磐石的机制设计,但如果它可能会造成现实世界的企业违反法律,也没有多大意义。


结论,及下一篇文章

目前第一方预言机可采用性所面临的障碍可谓根深蒂固,欲清除这些障碍需要一种全新的方法,设计全新的预言机协议和预言机节点,以直接满足 API 提供商的需求。

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我们这一系列文章的分水岭,为了帮助大家充分理解 API3 的 Airnode 设计,我们将在下周开始一个新的系列: “Airnode: 第一方预言机节点”,而这一系列 (“获取关于区块链的 API”) 将在下周继续介绍为什么预言机难以实施 (以及为什么我们选择了不同的安全模型),欢迎下周继续关注!

[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系列的下一篇文章]